江苏夜网|南京夜网|南京桑拿|江苏最大的生活服务门户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33|回复: 0

老榕树下的平静(九分钟电影)

[复制链接]

12

主题

12

帖子

8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86
发表于 2017-6-19 00:06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未宣之于口的爱,藏在内心深处也许是对它最好的保护,能平静回味也是一种幸福。——题记    

     

  多年后,老地方,榕树下。   

  重新踏进这里,寒风摇曳着树叶,还不时飘落几片发黄的叶子,四周显得异常安静。   

  用手触摸着那石台,丝丝寒意透进心里,回想从前那温馨的时光,与他嬉戏玩闹,   

  有时依偎在他身旁画速写。   

  凝望四周,徐徐地坐下来,塞着耳机,听着歌——《熟悉》,那是他们之间的歌,   

  以前听这歌是开心愉悦的,现在听起来不免有些伤感,眼睛朦胧了,寒风有意无意地扑来。   

  “思晨”,她好像听到了有人喊自己儿童白癜风注意事项很多的名字,但是听着歌,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但还是转过头去了,心里还是憧憬着一丝的希望。   

  果然,背后出现了一个身影,熟悉而陌生,缓缓地已经走到了眼前,是他,的确是他,宏俊,一个清秀的男生。   

  他笑着说:“这么巧?”   

  “嗯,这么巧!”她的回答显得有些迟疑。   

  多年未见,两人依旧像昨日般坐在这属于我们的老地方,位置未变,但总有些说不出的东西已改变。同在这老榕树下,只是今天的感觉未必能像昨日般。   

  他也坐了下来,一片树叶缓缓地飘落,他灵敏地躲开了,脸上还故   

  意摆着那滑稽的表情,坐在身边的我,看着他不由得笑了。   

  以前他就是这样逗她开心的。   

  “最近在做什么?”思晨问。   
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自己开了一间画室,教一些学生画画,平时也会回来这里坐坐,带他们过来写生。”   

  “哦哦。”思晨认真地听着,但只是了无生趣地回答了一下,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回应什么。   

  “那你呢?”宏俊看着思晨,好奇地问。   

  “我吗?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。而我却好久没回来这里了,今天不知道怎么的,就想来看看。”   

  “嗯——。”宏俊也略略地答道。   

  他们默契地都低下头,没有再说话,也没有尴尬的气氛,不知道在想什么,或许都在回忆,或许不知道要说什么,或许就是这样静静地坐着,陪着对方就好了。   

     

  回想,一起学画。   

  画室里的宏俊,画画得好,班里的女生也爱慕他。   

  一天她不开心了,自个出去画室的走廊,独自呆着,想:“他跟其他女孩也是那么的好,对我也是一样,在他眼中,我跟她们是一样的吗?”   

  这时,宏俊,蹦蹦跳跳地溜了出来,看见她一个人靠在走廊的柱子边,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,便悄悄地走过去,大声地叫了她一声,吓得她一脸学习焦疾的治法发白。   

  “你干嘛呀,想吓死人啊?”她便生气地骂道。   

  “我问你才是呢,自己一个人不画画,跑了出来,难道是做了亏心事,在这思过?哈哈!”   

  他则是一脸的吊儿郎当,笑嘻嘻。   

  她玩着手上的野草,一片一片地摘着叶子,又一片一片地扔回到花丛中,道:“你才是。”   

  他们总是呆在一起,时间久了,同学们也不免得起了疑心,“他们俩怎么总是在一起?”   

  有人说:“想必是在一起了呗。”   

  “但宏俊不是喜欢他以前班上的婉莹吗?怎么可能喜欢那思晨呢!”   

  她在一旁经过,无意地听到了,心里不高兴,其实这件事她早就听说了。从此就有意无意地跟宏俊闹别扭,唱反调。   

  她想极力地跟自己说,自己并不是那么的喜欢他,只是一时间的好感而已。但自己越是这么想,越是想到宏俊跟那个她,自己越是难过。思晨表现出来的不满,宏俊或许也感觉到了,虽然不理解缘由,以为是厌倦了。   

  自此,他们俩有意无意地就疏远了彼此,不再整天呆在一起,不再一起约在饭堂吃饭,不再故意捉弄思晨,逗她笑。她又变回她那个冰美人,不再爱笑了。   

     

  错过的真相。   

  一次高中聚会,跟一个很要好的闺蜜,聊起过去的往事。   

  “还记得以前宏俊不停地追问我关于你的事情,我还很搞笑地作白巅峰初期图片和饮食的介绍弄了他一番。”   

  一听到宏俊的名字,她不由得追问:“他…他为什么问我的事情?”   

  “还不是因为他喜欢你,想问你喜欢什么。”   

  “他喜欢的其实是婉莹,怎么会是我。不然他怎么会跟婉莹在一起呢?”我冷笑了一声。   

  “他亲口跟我说的,其实之前他的确喜欢过婉莹,但是转到我们班之后,跟你不是玩得很亲近吗?之后他又跟婉莹在一起,是因为他原本想追你的,只是你对他不理不睬,还经常跟他唱反调,以为你对他没意思,所以后来才跟婉莹在一起的。”   

  “为什么这些我都不知道?”她惊讶地问。   

  “因为他不让我说给你听,还要挟我呢!”闺蜜有怨气地说。   

  她掂着手上的红酒,晃着,想着。   

  “他还说了些什么?”   

  “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你有些不妥,那时候你因为想着他那些事而成绩下跌的时候,他就怀疑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事,所以跑来问我。”闺蜜说。   

  “那他为什么不跟我说,要是早说了……就…。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因为说下去亦无意义。   

  “以前啊,咱们都是这么的不懂事,现在想想真是可笑。”闺蜜饶有兴趣地说。   

  听着听着,思晨没有说话,喝着手上的酒,一口饮尽,还不断地往杯里加酒,眼睛里尽是难过,红着眼,忍着,眼睛往上看,想试图收回泪水,可惜眼泪还是不听话。   

  “我先去一去洗手间。”强忍着吸了吸口气,想收回眼睛里的泪水。   

  回到家后,终于忍不住了,扑在床上大哭,其实谁没有过去,谁没有一点遗憾,只是当这些遗憾加倍地灌注到内心深处时,连内心深处被深藏起来的感情都被一起触动了。就像是一些伤痛被翻开了,暴露在阳光下,让自己再也无法隐藏。   

  那段感情,谁也没说出口,只是暗暗地藏在心里,多年来未曾忘记的友谊,爱情。或许这已经足够了,知道他心里曾经有自己,没有开始也或者是件好事,起码自己还拥有这个朋友,还拥有这份没有说破的美好,一直珍藏下去就好。   

 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莽莽撞撞的小女生了,曾经的追求,曾经的憧憬已成过去,以往旧事如今显得尤为的感触。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江苏夜网|南京夜网|南京桑拿|江苏最大的生活服务门户网

GMT+8, 2017-6-27 08:20 , Processed in 0.022063 second(s), 7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